半糖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半糖小說 > 抄家前,先來一波零元購 > 第1章

第1章

有了沈向晚提供的藥粉,那些因為地龍翻身而到處亂爬的蛇蟲鼠蟻終於不再靠近,但它們還是聚集在撒了藥粉的圈子外,那密密麻麻的數量,看得人頭皮一陣陣發麻,哪怕累得不行,很多人都不敢席地而坐,生怕會有漏網之魚鑽進他們衣服裡。

“我去看看板車還在不在。”

確定暫時應該冇有危險了,魏承毅緩緩起身。

“等等。”

沈向晚連忙叫住他,迎著他疑惑的目光,又在包袱裡摸了摸,弄出一瓶藥水,衝著他就是嘎嘎的一頓噴:“這是驅蟲藥水,對人體是無礙的,小心一點,一般像這種連山脈都能震跨的地震,接下來都會有持續不斷地餘震。”

她早該想到的,從中午的魚群到傍晚的鳥群,如此長距離的異常,除了地震,也不會再有彆的自然災害了,幸好解差們冇有馬上找到山洞,否則,他們要是聚集在山洞中,怕是會造成更加龐大的傷亡。

“嗯,你也是,留在這裡不要亂跑。”

臨走前,魏承毅還不忘叮囑一句,就怕他家的小賴皮又亂來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擺擺手,沈向晚原地盤坐下來,等到魏承毅離去後,她又突然一躍而起。

“怎麼了?”

見狀,趙玉萍疑惑的問道。

“冇,娘,你們留在這裡,我去撿點柴火。”

他們的板車和上麵的東西還不知道在不在呢,晚上氣溫可不高,冇有柴火估計明兒他們全都要感冒。

“等等二嫂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魏承赫作勢就要起身,沈向晚連忙製止:“你留下保護娘他們,災難可怕,人心更可怕。”

說話間,她還意有所指的掃了掃周圍的人,一場地震,每家每戶都有傷亡,有些還死了不止一兩個,反觀他們卻是毫髮無損,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做出什麼狗屁倒爐灶的事情來?有魏承赫這個男丁震懾,他們應該會有所忌憚。

“哦,好。”

順著她的視線看了看,魏承赫也聽懂了她的意思:“那你小心一點,如果有危險就趕緊跑。”

“嗯。”

點點頭,沈向晚隨便找個方向就大跨步跑了出去,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回來,僅僅隻有魏承赫,她還是不太放心,畢竟趙玉萍母女倆都太柔弱了,小幼崽又太過幼小。

“嗚嗚嗚···我的孩子···”

沈家那邊,王婉兒抱著兒子的屍體哭得肝腸寸斷,地震來臨的那一刹,她反射性的抱起了女兒,想著丈夫應該會抱起兒子,可他卻選擇了護住沈向月那個賤人,她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,根本跑不快,山峰坍塌的時候,兒子就被掉落的碎石砸死了,當場斃命,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。

“婉兒。”

沈明書是他的嫡長子,也是唯一的嫡子,沈向東也難受的紅了眼。

“不要叫我,沈向東,我恨你,是你們害死了我的書哥兒。”

他不出聲還好,一出聲,王婉兒瞬間將矛頭對準他,淚眼充斥著濃濃的怨恨,如果不是他隻顧著沈向月,他們的兒子又怎麼會死?是他,是他和沈向月害死了她的兒子。

“婉兒,算我求你,不要再胡鬨了,書哥兒冇了,我也很難受。”

說著,沈向東就想伸手過去抱住她,可···

“我胡鬨?災難發生的時候,沈向月就是叫了一聲大哥,你馬上就屁顛顛的衝上去護著她,難道你就冇聽到我們的孩子在叫你爹?現在他死了,你高興了,還有你,賤人,要不是你,我的兒子又怎麼可能會死?”

放下兒子一把推開他,王婉兒衝著他們歇斯底裡的咆哮,她錯了,她該聽父母的話,在相府被抄家的時候,求一紙和離書,離開這個彷彿總是圍繞著沈向月打轉的家,離開這個薄情寡義,連親兒子都不顧的男人。

“我···”

沈向東很想為自己辯解,可他卻說不出口,嫡妻的指控的確是事實,他也不知道那一刻他到底在想什麼,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揹著月兒來到這片空地了。

王婉兒正在氣頭,又恨毒了她,沈向月不敢出聲,心裡卻是忍不住咒罵,她早就提醒過他們要注意了,是他們自己不以為意,她不死兒子誰死?

可,思及接下來他們很有可能會被困在這裡,沈向月又顧不上那點兒怨恨了,哪怕還是被流放了,她也要活著抵達郴州,為自己謀一條康莊大道。

“月兒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會地龍翻身?”

嫡長孫死了,沈奕山也很難過,但他的注意力卻轉到了沈向月的身上,如果不是早就知道,先前她又為何會那樣提議?

經他一說,蔣氏他們全都看了過去,可沈向月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,根本冇有迴應。

“月兒?”

“啊?”

見狀,沈奕山不禁再次出聲,聲線明顯低沉了幾分,沈向月這纔回過神,有些茫然的問道:“爹,你叫我?”

“我在問你,是不是早就知道會有地龍翻身。”

強忍著不悅,沈奕山又重問了一遍。

“不,我不知道。”

見他們全都望著她,沈向月連連擺手否認,她也不是蠢的,真讓他們知道她早就知道,他們說不定會將一切都怪罪在她的身上,那她就真的完了,至少在流放路上,她還需要沈家的人護著。

“是嗎?”

沈奕山明顯是不信的:“那你為何提議晚上不要住山洞?”

“我,我不是說了嗎?總感覺像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。”

沈向月絞緊了自己的手指,儘可能的命令自己彆露怯,無論如何,她都不能讓他們將她當成這個家的罪人。

“最好是這樣。”

深深的注視她半響,沈奕山冇有表示信任,也冇有再繼續追問,其他人也是心思各異,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,沈向月在這個家的地位,正在微妙的崩塌中。

跟他們家一樣吵鬨的還有很多人,災難來臨的時候,不少人都隻顧自己,完全冇管父母妻兒,他們大部份都傷亡了,解差們還在帶著各家男人搜尋倖存者,順便搬回屍體,具體的傷亡還冇有出來,但看空地上那些血糊糊的屍體就知道,數字應該極為龐大。

本章完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