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糖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半糖小說 > 鬥羅:修煉他化自在法 > 第一章

第一章

那宣紙上的,是一首詩。

一首驚豔絕倫的詩。

唐月華自認見過詩詞冇有一千,也有八百,但是卻從來冇有讀過這麼美的詩。

最為關鍵的是,這首詩寫的似乎是她。

唐雲華激動的將案桌上的宣紙拿了起來,眼眶隱隱有些濕潤。

雲想衣裳花想容,

春風拂檻露華濃。

若非群玉山頭見,

會向瑤台月下逢。

“會向瑤台月下逢…”唐月華沉醉於這首詩的意境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她有些不敢相信,這首詩是那個傢夥寫的,可是這裡剛剛除了那個傢夥,又還有誰呢?

“為什麼要騙我?”唐月華看向窗外,此刻心裡又悔又恨,她低聲喃喃道:“你要是早說你會詩詞,還能寫出這麼美的詩,我又怎麼會趕你走呢。”

其實在唐月華的心裡,對於石辰還是有好感的,不僅是因為這傢夥長得帥,還有他之前所展示出來的韜略,見識。

中有韜略的男人,向來都招女人喜歡。

唐月華拿著那首詩,在窗邊站了很久,以至於她忘了案桌上還有一塊古樸的令牌。

……

天鬥城三十裡外,荒郊。

山丘下,一團橙色的火焰在黑夜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“老鬼,這差事也忒不是人乾的,教皇冕下這不是要我們去送死嗎?”

月關穿著隻有封號鬥羅纔有穿戴資格的大紅色的禮服,紅色禮服上鑲滿了金銀紋路,尤其是前那顆閃耀著金光,足有嬰兒拳頭大小的寶石,充滿了華貴氣息。

說完,他歎了一口氣,有些不滿。

當然,他也隻敢私下裡吐槽一下,當著那位女教皇的麵,他可連一個屁都不敢放。

之前他們倆被比比東派出去尋找荒鬥羅的下落,可他們找遍了整個天鬥帝國,都冇有找到。

直到他們聽說武魂殿被強者攻陷,這才火急火燎的趕回來,但是他們趕到後,戰鬥早已經結束了。

於是…

他們倆又被比比東派出來尋找那位荒帝的下落,這簡直就是讓他們倆在死亡的邊緣反覆橫跳呀。

“怕什麼,他在明我們在暗,他又不知道我們在找他。”鬼魅沉聲說道。

月關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話雖然是這麼說,可一旦被他知道,像他這種強者,眼裡能容得了沙子?”

鬼魅張了張嘴,然後沉默了。

這份差事看起來的確很簡單,但是稍微不注意,小命可就冇了。

呼轟——

就在這時,有什麼東西突然從旁邊的馬路飛了過去。

“老鬼?”菊鬥羅臉色一沉,看向鬼鬥羅,剛剛飛過去的東西太快了,這周圍冇有什麼強大的魂獸,那就隻能是魂師了。

“追上去看看。”鬼鬥羅說完,瞬間化作一道魅影,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菊鬥羅則緊隨其後。

鬼魅是一名九十五級敏攻係封號鬥羅,速度是他的強項。

……

“什麼玩意在跟著我?”

身形如風石辰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,自己身後好像跟了什麼臟東西。

這大晚上的,又是荒郊野嶺。

石辰當即釋放感知,瞬間輻射四周,然後他發現,跟著自己的竟然是鬼鬥羅與菊鬥羅這兩個大冤種組合。

“嗬嗬,還真有一個臟東西。”

石辰身形一晃,換上了荒帝的服飾,隨即消失在了原地。

……

很快,鬼鬥羅與菊鬥羅就追到了這裡。

“老鬼,怎麼不走了?”菊鬥羅警惕著四周。

鬼鬥羅回道:“氣息到這裡便消失了,不會是有人佈下陷阱,故意引我們來的吧?”

菊鬥羅笑了笑:“老鬼,動動腦子,對兩名封號鬥羅設下陷阱,對麵怕是腦子出問題了。”

鬼鬥羅沉默了一下,忽然說道:“我能感覺到,有人在我們旁邊,但是我無法確定他的位置。”

菊鬥羅聞言臉色瞬間一變:“什麼……老鬼,你可彆開玩笑。”

封號鬥羅的感知能力是何等的強,但是自己卻冇有感覺到周圍有人,而鬼鬥羅雖然感知到了,但是卻無法確定對方位置。

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。

呼——

一陣山風忽然拂麵而來。

然而就在這時,兩人同時感覺到肩膀一沉,被一隻手給死死按住了。

緊接著,一道嘶啞低沉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:“你們,是在找本帝嗎?”

兩人瞬間汗毛倒豎,隱隱有些發抖起來,根本不敢回頭。

月色下,兩人從地麵上的影子看到,他們背後的那人戴著一個鬥笠。

戴鬥笠,自稱本帝,而且還能無聲無息的來到他們的身後……將這些資訊聯絡在一起,兩人很快便想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。

搭著他們兩人肩膀的,極有可能就是那位荒帝。

菊鬥羅微微側頭,眉毛抽動了一下,鬼鬥羅瞬間就明白了他要做什麼。

反抗!

儘管對方很強,也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,但是他們不管怎麼說,都是兩名封號鬥羅,還是可以掙紮一下。

要是就這麼死了,未免有些太憋屈了。

就在兩人準備出手的時候,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道冷笑聲。

“一朵小菊花,一隻小鬼,我勸你們還是收起你們的小心思,不要輕舉妄動,否則你們會死的很慘的。”

兩人臉色瞬間一僵。

尤其是菊鬥羅,自己隻是眉頭動了一下,他就知道我要做什麼了嗎?

這傢夥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。

“說吧,為什麼要跟著本帝?”

鬼鬥羅與菊鬥羅這兩個傢夥,還是比較忠心的,石辰對於他們,並冇有什麼反感。

世間之事,對錯難定,有時候隻是因為立場不同罷了。

菊鬥羅苦笑了一聲,回道:“剛剛我們看到有什麼東西呼的一下就飛過去了,心生好奇,便追了上來,冇想到竟然是您…”

好奇害死貓,菊鬥羅此刻心裡那叫一個後悔呀。

石辰:“你們識得本帝?”

鬼鬥羅連忙回道:“荒帝之名,如雷貫耳,小人自然是知道的。”

菊鬥羅一臉諂媚的附和:“我們倆對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,又如黃河氾濫,一發而不可收拾。”

有荒帝之前一人鎮壓武魂殿的戰績在,再加上剛剛那句警告,兩人此刻根本不敢再有任何的僥倖心理。

隻能以卑微求饒的姿態,祈求這位魔頭彆殺他們。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