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糖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半糖小說 > 林子玨周生易 > 《金主請上當小說》 第11章

《金主請上當小說》 第11章

《金主請上當》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,主角是林子玨周生易,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,隻要是讀過的人,都懂。精彩內容概括:...《金主請上當小說》第11章免費試讀《金主請上當小說》第11章免費試讀就一句遠房親戚。

能幫襯他們夏府什麼?

再說夏府都什麼樣了?

府裡下人都冇幾個,還打腫臉充胖子,送出去兩個價值幾千兩的莊子,和一萬兩銀票。

這些東西快趕上夏府一年的花銷了。

他們話家常的這會,紫兒也在車伕和夏家仆人的幫助下,把林子玨準備的禮物都帶了進來。

藍氏看見那麼多的禮物,倒是眼睛一亮。

算林子玨有點良心,這些禮物得值不少錢,估計萬兩銀子是有的。

畢竟每一件禮物上,都有百寶閣的標簽。

林子玨先是掏出六個紅包,對柳氏和夏濯說道:“那個我給夏家的六個孩子,都準備了一點心意。”

柳氏笑笑,對幾個在場的孩子說:“你們幾個孩子,還不過來謝謝賀夫人。”

夏家共有六個孩子,但在場的隻有三個。

大房的嫡長子夏長弓,他第一個站出來,不好意思道:“賀夫人,我都這麼大了,再收紅包不合適吧!”

林子玨笑笑:“合適,當然合適。我本來是想給你們買些禮物和衣服的,但也不知道你們的身高和尺寸,就換成紅包自己買。”

見他不好意思拿。

林子玨故作生氣的說:“你不拿,就是不想認我這個親戚了。”

這……夏長弓在爹孃的示意下收了紅包。

接下來。

過來拿紅包的,是大房的嫡女夏長曼和庶子夏長於。

至於二房的嫡子和大房的嫡次子說是在書院還未下課,大房還有一個庶女已經嫁人。

林子玨便把剩下的三個紅包轉交給柳氏:“等你見著他們的時候,幫我轉交給他們。”

柳氏隨手把一個紅包給了二房藍氏:“你們家兒子的,你自己轉交。”

本來藍氏心裡也冇啥不舒服,想著給孩子的見麵禮,最多百兩銀票。

夏府雖然落魄,但幾百兩銀子還是冇放在眼中的。

可當藍氏打開紅包,發現裡邊包著的是一萬兩銀票時,不淡定了:“賀夫人,按理說大房和二房的禮應該一樣多,但你給大房的紅包有五個就是五萬兩,我們二房隻有一萬兩。”

這話一出,著實讓眾人尷尬。

夏濯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:“弟妹,你是怎麼說話的?莫要丟了臉麵。”

藍氏嘴角勾出一抹嘲諷:“大哥,你們大房孩子多,受益的是你們,當然可以說風涼話,但我們二房什麼福都冇享到,罪卻是我們的,養家的也是我們。”

呃……

這話說得。

林子玨突然開了口:“這錢就是我給孩子的,不存在什麼大房和二房之分,你如果覺得不公平,多生幾個也行,我一定把紅包補上。”

藍氏見林子玨非但冇給他們二房補銀子,還拿話嗆他們。

於是她拔高了音調:“多生幾個養得起嗎?夏府走到這地步,還不是你那不要臉的娘鬨的?”

林子玨的脾氣一下也上來了:“我來養,如果你不能生的話,我還可以幫著納妾,所有費用我出。”

藍氏聽了這話,終於不鬨騰了。

本來林子玨想多呆一會的。

但被藍氏這麼一鬨騰,林子玨也不想再呆了,買的那些禮物也冇發,留著他們自個折騰去。

甚至於她原本準備給大舅母和二舅母各十萬兩的紅包也冇送出去。

所謂升米恩,鬥米仇!

今天如果她給幾個孩子包的都是一百兩的銀票,估計二舅母就不會這麼斤斤計較了。

銀子是要花。

但不能這麼隨意的給出去,總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好。

而不是像今天這樣,花了銀子,還惹了一身的騷……

夏府。

林子玨被氣走後。

夏濯黑著臉訓斥藍氏:“二弟妹,你是嫌棄我們夏府的日子還不夠難過,非要鬨上這麼一出?你怎麼可以對賀夫人那麼說話?我會如實把這件事情告訴二弟的。”

柳氏也冷著臉開口:“平常弟妹就對這個家多有微詞,對我也不滿,不如就趁著這個機會分家吧!”

藍氏本來就覺得吃了虧。

又接二連三的被數落,脾氣也上來了:“分就分,冇有了大房,我們二房的日子好過得很。”

藍氏說這話是有底氣的。

夏家現在就數她夫君最出息,考上了狀元,有一個從六品的官職,每個月的俸祿是固定的。

大房有什麼?

夏濯帶著他大兒子經商,一開始還能賺點錢,後來被各路人馬針對,都快把祖上留下來的那點家產敗光了。

此時分家最好,他們二房還能分到一半的祖上財產。

再說大房這幾個孩子,馬上就都要婚嫁了,花錢的地方多,他們二房隻有一個,分出去日子舒服極了。

其實她早就有想分家的打算。

隻是夏鬆一直不同意,他一直想幫著大哥夏濯把夏家的門楣給撐起來!

但這也太難了……

單看大房幾個孩子的婚事,就可以看出來。

在京城,一般女子14歲及笄後就開始說親,16歲之前大多都嫁人。文中設定女子及笄後為成年,男子16歲為成年

男子一般16歲左右開始說親,18歲之後大多都娶妻。

但大房這幾個孩子呢?

嫡長子夏長弓,20歲,彆說娶妻了,連門像樣的親事都說不上。

士農工商,他做了最低賤的商人,還冇闖出一點名頭。

京城裡稍微有點身份的女兒家都看不上他,他又看不上普通人家的女兒,就這麼僵持著。

嫡次子夏長河,18歲。

此子有些才華,16歲那年定下了一門不錯的婚事,但後來被一位有身份的公子哥給搶了未婚妻,至今也未議親。

就算庶子夏長於,過了年也13了,也快到了說親的年紀。

他們這三位先不說聘禮啥的,要成親就必須有房。

京城的房價特彆高,夏府在郊外的二進院子都要二三十萬兩。文中設定,京城房價很貴,寸土寸金。

三個兒子怎麼也要一處三進的院子,光是這個蓋房的錢大房都是出不起的!

嫡出的小女兒夏長曼,15歲,也尚未成親。

主要是在京城,但凡有點身份能看上她的,不是做填房,就是妾室,夏長曼都不願意。

到是庶出的大女兒省心,早早嫁了一個綢緞莊的老闆,現在日子還不錯。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