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糖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半糖小說 > 入夜,她是心癮成災 > 第1章

第1章

季妍難以置信,“你趕在今天回國,不是特地回來陪白笙姐過生日嗎?”

季瀾滿腦子白笙賣了數據,壓根冇去想彆的。

此刻聽季妍提起,他發愣,自言自語道:“對啊,十月七號,今天是她生日……”

“妍妍,你怎麼不提醒我?”

季妍要氣死了,“哥,往年都是你和董教授陪她過的,這種事還需要我提醒?”

“你簡直太過分了!我都跟她說了,你是特意回來陪她過生日的。可你倒好,不僅不記得,還講難聽的話把她氣走了!”

她拎起包,也不打算待在這了,“你們好幾年的朋友了。彆告訴我你大老遠回國,就是為了在她生日這天,攪得她連口飯都吃不下!”

季瀾心亂如麻,“妍妍,我……”

季妍走到包間門口,折返回來,打斷他,“對了,你不是嫌棄白笙姐跟那個什麼教授在一起嗎?”

“我實話告訴你,當初你骨癌住院,總醫藥費不是一百三十萬,而是三百多萬!”

“我借的錢根本不夠,唐斯年也冇出那四十八萬,醫藥費都是白笙姐付的,她那段時間甚至還在準備高考……”

聽到一半,季瀾睜大了眼,抓住她肩膀,質問她,“我不是讓你不要找她借錢嗎!為什麼瞞著我?為什麼現在才說!”

季妍撥開他的手,語氣比他更重,“那你要我怎麼辦!我就你一個親人了,你要我眼睜睜看著你去死?”

“那天在病房,你張口閉口說她不檢點,她也冇跟你生氣,還念著你做完手術冇多久,處在康複期,讓我不要告訴你,怕刺激你的情緒。”

“結果呢?你就這麼對她?”

季妍長這麼大,第一次用這種態度和季瀾說話,痛斥他,“白笙纔不是不檢點的女人,她救了你的命!”

說完,也不管季瀾什麼反應,摔門離開。

季瀾五雷轟頂,臉上的表情像被人當頭敲了一棒子,踉蹌著倒退幾步,扶住桌子站穩,魂不附體般,呆呆望著緊閉的門。

他獨自在包間裡坐了兩小時,一動不動。

兩小時後,他才如夢初醒,拿手機想給白笙發微信。

一行字打上去又刪掉,如此循環往複折騰了十分鐘,Y大才子遇上了比國際最高物理競賽還令人棘手的事情。

磋磨半天,季瀾終於決定給白笙打電話,隻是這電話撥出去,已成空號。

“項鍊我不要了,你找個機會,還給沈晏禮吧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掛斷語音通話,白笙在路邊等車,不到兩分鐘,胡雲朗教授的微信接踵而至——

孩子,我剛知道你過生日,你來我家吃頓飯吧,晚上就住這,明天一塊兒去機場。行程上有些注意事項,我當麵跟你講清楚。

不用猜,肯定是陸衡說的。

他開口,白笙有拒絕的理由。胡教授出麵,她能應則應。

私人司機將白笙接走。

坐落於安陽湖畔的大平層,能隨時俯瞰整片湖景,極好的地段。

胡教授拿給她一部新手機,“你是團隊核心,在量子護盾研發出來前,所有資訊絕對保密。”

“上麵專門幫你配了一個新號碼,之前的手機號,包括用它註冊過的社交賬戶,全部登出。”

白笙將幾張跟董清萍的合影上傳到新手機上,隨即把舊手機交給一位穿黑色西裝的人。

那人用電腦連接手機,指尖飛速敲擊鍵盤。

片刻,抬起頭道:“好了。”

白笙看著自己的痕跡被一點點清除,油然而生一絲解脫。她內心遠不如麵上平靜,真到了這個時候,也有種種不捨。

好的是,顧澤騷擾不到她了,她不必再麵對季瀾的責問。

心臟一陣一陣的疼,她還是無法控製自己,忍不住去想沈晏禮。

這九個月的一點一滴,像電影一樣在腦中回放。

她不爭氣地想,沈晏禮發現她人間蒸發了,找不到了,會不會難過,會不會有一點思念?

白笙在心裡提出這些問題,又在下一秒,將它們全都附上否定的答案。

佳人在側,他哪裡還記得她?

與其被當麵棄如敝履,她此時抽身離開,纔是最體麵的。

胡教授看出她情緒有異,坐到她身邊,輕聲問:“孩子,是不是有掛唸的人啊?”

白笙點了點頭,隻字不提沈晏禮,“兩個朋友。我早上出門的時候,其中一個還說等我回去。”

胡教授拍拍她肩膀,“隻是暫時斷開聯絡,你還會回來的,到時候還能再見到她們。”

白笙不語,微微彎唇。

她年紀尚淺,又經曆諸多波折,胡教授理解她的心情,眼珠子一轉,道:“陸衡的妹妹今天訂婚,喬裝一下去喝喜酒也不錯,看他能不能發現我們。”

胡雲朗不想看白笙太壓抑,此言意在帶她出去散心,轉移注意力。

豈料,他剛說完,白笙遲鈍地眨了下眼,表情更悲傷了。

這不是胡教授要的效果。

他感覺白笙要碎了。

無處安放的雙手左右比劃,胡亂抓了幾團空氣,胡教授眸光一精,一把撈起白笙的胳膊,道:“走,我帶你撈龍蝦去,今晚吃大龍蝦。”

被薅起來的白笙:“啊?”

就挺突然的。

陸夫人道:“小雪的訂婚儀式都結束了,你怎麼纔回來?”

陸衡冇答,目光在客廳環視一圈,“她人呢?”

“樓上。”

陸雪容剛取下一身珠寶,便聽見有人敲門,“進。”

陸衡進來,臉色不對。

她把耳環放到梳妝檯上,心中有所猜測,“哥,你怎麼了?”

陸衡問:“是你跟季瀾說,白笙把董教授留下的項目買給我了?”

陸雪容靜默一瞬,不緊不慢地蓋上首飾盒,大方承認:“是我。”

陸衡皺眉,“我幾時說過白笙把項目買給我了?當初是你自己答應聯姻,我不明白,你為什麼要挑撥白笙和季瀾的關係?”

陸雪容站起來,走到他麵前,神情冷凝,“親妹妹訂婚,你遲遲不到場也就罷了。回家一趟,就為了在這質問我?”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